在情人节,拒绝浪漫!

作者:郭暮云     来源:《教会》杂志微信 时间:2016-02-13 08:02:24

psb22.jpg

        情人节已经成了情人劫,至少对单身族来说。情人,现找来不及,也没必要。正如彪悍的网友所指出的:清明节你家没死人,那还得现杀不成?

  情人节来自于宣传。所谓宣传,就是那些分明已经是常识、却还有人要跟你说,以及起初让人惊诧怎么可以这么说、后来却觉得这分明就是常识的东西。无论你现在认同的常识究竟从何而来,宣传的目的总是达到了。所以宣传就是,解放前人民没有幸福,建国后动物不许成精,刚才最后一响是北京时间十八点整,二月十四号你得为巧克力担心。

  情人节来自于需要。它是卖给爱斯基摩人的冰箱,和特供少林寺的梳子。市场的力量隐秘而强大:你有需要,它就满足你的需要;你没有需要,它就制造出你的需要。玫瑰与贺卡在这一天比翼齐飞,饭店和旅馆在这一夜举杯同庆。情人节称形单影只的宅男剩女们为“单身狗”或“Damn Single”,让他们黯然神伤,让他们自己都觉得在这一天实在没脸见人。情人节还让不知此节的恩爱夫妻有些愕然,以至要思考一下在洗脸之前,脸究竟是否存在。

  情人节来自于文化。分不清丘比特与霍比特的青年们,也迫不及待地拥抱这圣瓦伦丁节。在这个将兰陵改称作枣庄、将汝南更名为驻马店的时代,在这个圣诞节卖平安果、劳动节会放假出游的国度,本来因扞卫婚姻而出现的这个节日,竟沦为破坏婚姻的全民狂欢。于是脑容量不知究竟几个比特的荷尔蒙宿主,就要“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”[1]。于是远古蛮族的走婚制,在这一天仿佛从某个诡秘的虫洞穿越而来。

  然而情人节存在的最大理由,还是来自于人心对浪漫的不懈追求。

  在今天,浪漫不再是“Will you?I do!”而是“You jump, I jump!”。浪漫成了在街角的转弯处遇见百分之百的女孩,虽然那里其实更常遇到乞丐。浪漫不再是坐在摇椅上陪你慢慢变老,而是坐在宝马里对着你眉开眼笑。浪漫不再是拎着七袋苹果走三十里路去你家看你,而是咬紧牙关买苹果七代以满足你一年一度的时尚追求……

       “情人”是个暧昧而危险的定义,它暗示着一种不以婚姻为标尺的爱情观。“浪漫”同样是个危险而暧昧的状态,它享受微醺,拒绝清醒。它享受心痒,拒绝心痛。它享受约会,拒绝约定。它享受虚无,拒绝实在。有人说,我们国家六十年来的苦难,一言以蔽之,就来自前三十年的政zh i浪漫主义和后三十年的经济浪漫主义。而今天的情人节之所以成为情人劫,也来自以浪漫的名义破坏婚姻的“爱情浪漫主义”。

  真爱只会在婚姻关系和指向婚姻的关系中存在。若非如此,起初所谓的两个人的浪漫,后来一定成为一个负责浪,一个负责漫,最终激情变为狗血,童话沦为笑话。

  真爱就是对神圣婚姻的盼望。有人说,一切不以婚姻为目的的搞对象都是耍流氓。所以想想那个只想和你睡觉却不想和你结婚的流氓吧,情人节或许是个分手的好日子。也问问那个被父母所逼才急不可耐要赶快和你结婚的姑娘吧,她的家人究竟会在你们最好不要开始的婚姻中扮演什么角色。因为婚姻若不是指向永恒的彼此委身盟约,就成了有效期最多七十年的合法卖身条款。婚姻必须是对爱情的圣化与成全,而不是对情欲的妥协与包装。

  真爱就是对婚内爱人的牺牲。爱就是舍己,爱就是奉献,爱就是付出,爱就是牺牲。爱就是献上自己为祭。所以如果你的婚姻不幸福,不是因为你技不如人,而是因为你祭不如人。当你开始理解并践行牺牲的爱,甚至在流行歌曲中也就能发现神学:“我恨我不能交给爱人的生命……”能为之舍命,才是真正的爱。而当你发现,其实你并没有这种爱,你才会认清自己的本相,才会真正渴望与那生发舍命之爱的源头建立连结——如此,你才是真正做好了进入婚姻与爱情的准备。

  真爱就是对婚外浪漫的拒绝。如果情人节的“节”是指“节制”,那就可以算它有形而上的指向,然而很不幸,这个“节”当然还是指节日,所以差不多也就是“节制”的反义词了。古时的英雄、圣徒与骑士的标志是对性能力的克制,今日的土豪、情圣和偶像的特征却成了对性能力的炫耀。小布什上手术台前向妻子承认,虽未实际出轨,但他的确曾对女国务卿动过感情。当然莱斯不是莱温斯基,此事始终都与她毫无关系。而本质上不比他的前任更好的小布什之所以能够忏悔,其原因甚至都很难说是因为他对妻子有真爱,而唯独是因为那测不透的恩典。

  是的,拒绝浪漫需要恩典,牺牲的爱需要恩典,进入婚姻需要恩典。不“过”情人节需要恩典,不被情人节过也需要恩典。在恩典之中,我们才能发现,我们自身,并不是我们之存在的终极意义和理由。在恩典之中,我们才能真正认识圣瓦伦丁为之生、为之死的那一位。

  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中,佐西马长老有这样一段论述:

  “积极的爱和幻想的爱相比,原是一件冷酷和令人生畏的事。幻想的爱急于求成,渴望很快得到圆满的功绩,并引起众人的注视。有时甚至肯于牺牲性命,只求不必旷日持久,而能象演戏那样轻易实现,并且引起大家的喝彩。至于积极的爱——那是一种工作和耐心,对于某些人也许是整整一门科学。但是我可以预言,就在您大惊失色地看到无论您如何努力也没能走近目的,甚至似乎反倒离它愈远的时候——就在那个时候,我可以预言,您会突然达到了目的,清楚地看到冥冥中上帝的奇迹般的力量,那永远爱您、永远在暗中引导您的上帝的力量。”

  把这段话送给所有“每逢佳节被相亲”的单身朋友,并作为这篇文章的结束,是最适合不过了。祝各位圣瓦伦丁节快乐,愿至高的恩典与大家同在。


引文及注释:

  《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》是湖北女诗人余秀华于2014年10月所作的诗作,被《诗刊》微信号发布后,余秀华的诗被热烈转发。

 

 

  TAG:情人节 拒绝 浪漫

赞助商链接

下一篇:卖保险的牧师  上一篇:失败是一所神学院 打印文章   录入:溪水鹿   责任编辑:溪水鹿
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
众说纷纭Comments

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

我来说几句
昵称: 验证码: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,请点图片更换
  • 本作者更多文章
  • 赞助商链接
  • 热门文章
footer logo
版权声明:凡来源处注明为“本站原创、旷野呼声作者、原创投稿旷野呼声”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(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),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。
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,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。
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,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,请及时联系我们。